快捷搜索:  

共创品质出行新未来 首汽约车在合作伙伴大会交出满意答卷

原标题:萌宠经济:年轻人(ren)花钱求“治愈”?

  两位顾客正准备买下一只宠物柯基犬。

  宠物店外,陈列窗引来儿童观看。

  宠物店内陈列墙上挂着大量宠物周边产品(chanpin),宠物服装、宠物零食、宠物玩具应有尽有。

  宠物店内小狗小猫种类繁多,引得人(ren)们(men)驻足观看。

  宠物店内小狗小猫种类繁多,引得人(ren)们(men)驻足观看。

  北京三里屯一宠物店内,一位顾客正在观察小猫洗脸。

  在养宠物这件事情上,当代年轻人(ren)的(de)爱好(hao)越来越多元了。

  每天一下班,95后孙铭浩就一头扎进自己的(de)“动物园”:2只布偶猫在家里到处跑,6只乌龟满地爬,还有几十只树蛙、角蛙在水缸里等着换水。铲屎、喂食、换水......每天下班后,他(ta)都要花费一个小时左右来“服侍”这些“主子们(men)”。

  近几年,各种新奇的(de)宠物开始进入大众视(shi)野。吸猫、撸狗之外,荷兰猪、羊驼、柯尔鸭、大鹅、乌龟、蜥蜴、土拨鼠......各种新奇的(de)宠物也开始走红。在社交平台上,还有越来越多的(de)萌宠博主在用实践证明,万物皆可“吸”。

  吸猫撸狗养鸭鹅,许多年轻人(ren)一边被萌宠治愈,一边也为自己的(de)爱宠“烧钱”。从主粮、零食,到玩具、衣服,从智能铲屎马桶到专用尿不湿,从宠物咖啡馆到萌宠餐厅,“它(ta)经济”的(de)市场正在扩容。青山资本发布的(de)《2020中国快消品早期投资机会报告》显示,宠物市场规模已经超过了2000亿元。

  不过,这个千亿规模的(de)市场也有内在的(de)隐忧。有业内人(ren)士和行业专家指出,动物咖啡馆、宠物餐厅等新型消费场所的(de)安全卫生和监管应该及时跟上,宠物医疗、动物权益保护等领域也一直纠纷不断。

  吸猫撸狗养鸭鹅,年轻人(ren)求“治愈”

  7月3日凌晨,知名演员王珞丹在微博发布了一则“寻鸭启事”,称其同事的(de)宠物鸭在河南息县被一女子拎走。偷鸭的(de)人(ren)可能不知道,这可不是(shi)菜市场里普通的(de)肉鸭,而是(shi)一只有点贵的(de)“高级网红”宠物鸭——柯尔鸭。

  柯尔鸭(Call duck)因体型小巧可爱,性情温顺,非常粘人(ren),互动性强,近年来成为著名的(de)宠物鸭,一些明星网红都喜欢养。近两年,柯尔鸭在宠物市场上颇受欢迎。

  如今,柯尔鸭已经在网上有了自己的(de)拥趸和专属贴吧;一些城市还有线下“鸭咖”,许多年轻人(ren)慕名而至,专门去“吸鸭”。

  来自江苏淮安的(de)90后赵丽(化名)就是(shi)新晋鸭主人(ren)之一。因为之前喜欢柯尔鸭的(de)表情包,今年5月,她(ta)忍不住从网上购买了几枚柯尔鸭蛋,尝试自己孵化。从收到鸭蛋的(de)第一天开始,他(ta)每天都要拿手电筒照射鸭蛋,拿手机拍下每天的(de)变化。从一坨蛋黄到逐渐看到血丝,再到逐渐成形,她(ta)看到了一条新生命的(de)诞生。

  第25天,鸭蛋开始破壳,一直浑身金黄的(de)小鸭琢开蛋壳出现了。她(ta)给这只小鸭取名为“嘟嘟”,俨然把它(ta)当成了自己的(de)孩子。“出生以后长得很快,每天都在长个,有种当妈的(de)感觉。”

  不过,这也是(shi)后续更多快乐与烦恼的(de)开始。“嘟嘟”很粘人(ren),不管主人(ren)走到哪儿都会一路跟着。为了不让自己长根“小尾巴”,赵丽学着网上其他(ta)鸭友分享的(de)经验,给“嘟嘟”买了2个小黄鸭玩具。打那以后,“嘟嘟”在家时都与这两只“假同类”同吃同住。

  《2019年中国宠物行业白皮书》显示,我(wo)国城镇宠物犬猫数量达到9915万只,比2018年增长766万只,90后成为中国养宠的(de)“主力军”。还有数据显示,在一线城市宠物主占比为38.8%,同时三线及以下城市的(de)宠物主占比也不容小觑,达到了34.4%。

  对(dui)于许多年轻人(ren)来说,萌宠不仅是(shi)一只宠物,更是(shi)他(ta)们(men)的(de)精神寄托。

  孙铭浩从小就喜欢各种小动物,高中就开始养起了小乌龟。“当时不咋想跟爸妈交流,养宠物可以解闷儿。”上大学以后,养宠物的(de)行动就一发不可收了。“(如果)只养一只,宠物也会孤单。”虽然家里总说宠物养多了会有味道,但他(ta)觉得每一只宠物都能陪伴自己,遇到烦心事,看到这么多可爱的(de)萌宠,感觉心都温暖了不少。

  千亿萌宠市场等待升级

  因为生长速度很快,“嘟嘟”孵化出生两个月后,赵丽准备了新的(de)口粮,有五谷杂粮,也有干豆腐,还有南瓜干、青菜干和肉干等。但比起粮食,怎么处理排泄物才是(shi)最让她(ta)操心的(de)事情。

  因为特殊的(de)排泄系统,鸡鸭禽类都是(shi)“走到哪儿,拉到哪儿”,如何处理粪便就成了一个让宠物主人(ren)头疼的(de)事情。赵丽经常吐槽“嘟嘟”:“干啥啥不行,拉屎第一名。”为此,她(ta)还在网上买过不少鸡鸭专属尿布,单片售价从几元到十几元不等。

  宠物食品、卫生用品、洗护产品(chanpin)/服装、玩具、食用器皿……各种产品(chanpin)应有尽有。淘宝上,单价5000元左右的(de)智能铲屎马桶,2018年就在淘宝卖出超3000台。2019年春节期间,天猫超市上的(de)宠物服饰销售量同比增长38%,宠物药品增长了66%,而宠物粮食的(de)销售比去年近乎增长了106%。

  随着越来越多年轻人(ren)的(de)加入,萌宠市场的(de)蛋糕也越做越大。青山资本发布的(de)《2020中国快消品早期投资机会报告》中称,宠物市场规模已经超过了2000亿元。不过,规模甚巨的(de)萌宠市场仍面临着升级的(de)烦恼。

  80后佟萌在2008年大学毕业后,就开始创业开宠物店,现在已经在北京拥有7家宠物店。虽然已在行业闯荡多年,但她(ta)觉得这并不是(shi)一门很好(hao)做的(de)生意,而目前宠物行业仍然存在良莠不齐的(de)问题:缺乏行业管理标准和规范,大大小小的(de)店铺零星分散,“每年关门的(de)店其实比新开的(de)店更多”,但依然还是(shi)有许多年轻人(ren)加入其中。

  佟萌认为,宠物行业并不是(shi)一个光靠热情和爱好(hao)就能腾飞的(de)领域。在许多品牌小而杂,行业服务(fuwu)缺乏标准的(de)情况下,宠物行业的(de)整体利润比较低,很难诞生巨头型企业(qiye)。

  目前,我(wo)国宠物市场中,国内品牌占据六成左右,近四成市场被国外少数高端品牌占据。国内宠物经济领域也只有7家上市公司(gongsi)(gongsi),其余的(de)大多仍是(shi)处于初创阶段的(de)企业(qiye)。有宠研究院数据显示,我(wo)国企业(qiye)主销中低端市场,而绝大部分份额,特别是(shi)高端市场被国外品牌占据。

 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表示,我(wo)国宠物行业大多采取“代工”为主的(de)经营模式,尚处于国际产业链底层。大部分公开财报的(de)国内宠物类企业(qiye),产品(chanpin)定位仍偏低端,缺乏独立研发创新能力。

  此外,许多与宠物相关的(de)服务(fuwu)往往缺乏行业管理标准和规范,一旦出现纠纷也缺乏有针对(dui)性的(de)管理规定。

  以宠物咖啡馆为例。上海、深圳、成都等地拥有的(de)宠物咖啡馆数量最多。早在2018年7月,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发布的(de)《餐饮服务(fuwu)食品安全操作规范》明确规定“餐饮服务(fuwu)场所内不得饲养禽、畜等动物”。至于宠物咖啡馆内的(de)动物属于宠物还是(shi)禽畜,往往很难界定。

  盘和林认为,宠物经济或许是(shi)个“吸金”的(de)朝阳产业,但经营不规范、缺乏专业人(ren)才等诸多问题都亟待解决。在他(ta)看来,提高自身经营能力是(shi)国内宠物企业(qiye)应对(dui)竞争的(de)关键,也是(shi)我(wo)国宠物经济得以蓬勃发展的(de)关键。

  记者 王林 见习记者 李若一  图:见习记者 李若一/摄

  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 王林 见习记者 李若一 来源:中国青年报

共创品质出行新未来 首汽约车在合作伙伴大会交出满意答卷

您可能还会对(dui)下面的(de)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6336人(ren)留言! 共有:6336人(ren)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