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

2019年度“扫黄打非”用数字说话 收缴非法出版物1710万件

清华“钱班”十年砥砺 钱学森之问找到答案了吗

如何培养科学大师?这是(shi)高等教育不断尝试回答的(de)问题。10多年前的(de)“钱学森之问”,引发了一系列措施出台。“基础学科拔尖学生培养试验计划”于2009年启动实施。

该计划旨在培养拔尖创新人(ren)才,又名“拔尖计划”。包括北京大学、清华大学在内的(de)十余所大学加入了这场“试验”,数学、物理、化学、生物、计算机5门学科开启了新的(de)人(ren)才培养模式尝试。同年,清华钱学森力学班(以下简称钱班)成立,成为入选“拔尖计划”的(de)唯一工科基础班。

弹指一挥间,十年过去了。清华钱班的(de)早期学子或继续深造,或已开启职业生涯。他(ta)们(men)曾在钱班有着怎样的(de)体验?钱班的(de)培养模式又对(dui)他(ta)们(men)的(de)科研或职业生涯有着哪些深远的(de)影响?科技(keji)日报记者带着这些问题采访了清华钱班的(de)早期毕业生。

数理基础深 铁杵磨成针

能够进入清华钱班的(de)学生可谓是(shi)“优中选优”,前四届每年招收的(de)30名新生中,各省高考理工科前十名自动获得面试资格,再进行筛选;清华新生入学前3天,可以报名申请笔试,笔试通过者再经面试决定是(shi)否被录取。这其中也不乏全国数学、物理竞赛一等奖获得者。大一、大二学年可以按自身意愿申请退出,后续还会有优秀的(de)其他(ta)学院学生补录进来。

“钱班各科目授课教师几乎是(shi)学校里本学科最顶尖的(de)科学家。”钱班第一届(2013届)毕业生、麻省理工学院在读博士生周嘉炜在接受科技(keji)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。

“在2009年设(she)立之初,钱班就强调为学生未来的(de)发展提供厚基础和大平台,因此我(wo)们(men)虽然是(shi)工科生,但是(shi)整体的(de)数学、物理基础课的(de)要求都要比其他(ta)工科专业高一些。”同为钱班第一届毕业生、现工作于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的(de)倪彦硕告诉科技(keji)日报记者。

周嘉炜回忆,当时老师上课之余,还会给学生布置一些研究课题,这些对(dui)于本科生来说极具挑战性的(de)工作能够有效加深“菜鸟”们(men)对(dui)某些数学原理、力学规律的(de)理解,也能很好(hao)地磨练学生的(de)耐性。

“当时有限元课程的(de)期末考试并非一纸试卷,而是(shi)几个人(ren)组成小组,分工合作,共同编写一项力学分析程序。”周嘉炜说,全班同学花了整整半个学期的(de)时间(shijian)“磨”这项让“菜鸟”们(men)抓耳挠腮的(de)程序代码,在此过程中,他(ta)自学了很多数值理论和方法,培养了初步的(de)自学习惯,至今仍受用无穷。

正如倪彦硕所说,钱班特别注重对(dui)学生学习能力的(de)培养,如多项课程均要求学生课上与课下的(de)投入时间(shijian)比高达1∶3甚至1∶4。“夯实的(de)数理基础加上自学能力的(de)培养,让我(wo)在后来研究生学习以及工作中均能根据需要扩展自己的(de)知识网络,也不会在使用高级数学、物理工具时‘捉襟见肘’。”

导师“配发”早 学生科研好(hao)

记者采访的(de)4位钱班学生均明确了导师制对(dui)学生科研能力培养的(de)优越性。

“钱班自新生入学以来便提倡寻找自己感兴趣的(de)课题,接触相应的(de)导师并获得指导,导师也很关心学生自身的(de)发展。”周嘉炜说,钱班拥有自己的(de)科研项目,从大一、大二的(de)“学生研究训练”(SRT)到大三的(de)“开放式创新研究挑战”(ORIC),每位学生都可以较为自由地选择不同课题和多位导师。

周嘉炜认为,科研能力在课堂上很难学出来,只有真正动手做实验、做研究,方知内里乾坤。当其他(ta)工科专业的(de)大一学生在繁重的(de)课业之余抓紧时间(shijian)休闲娱乐时,他(ta)的(de)很多同学已经拿起飞机模型,走进风洞了。

钱班2010级学生张季(化名)回忆,大三参与的(de)一次科研项目让他(ta)至今记忆尤深。该项目既需要数学建(jian)模模拟计算,又需要实际操作实验进行结果验证。计算值与实际值的(de)不匹配把他(ta)“折磨惨了”,后来通过反复调整理论模型参数以及实验参数,才使二者实现了统一。自此之后,张季在学校读博深造期间,仍坚持在建(jian)模的(de)同时主动跟进合作单位负责的(de)实验情况,并根据阶段性实验数据不断优化自己的(de)理论模型。在他(ta)看来,这是(shi)一种科研的(de)态度,更是(shi)从钱班最初的(de)科研训练中获得的(de)宝贵财富。

正是(shi)钱班不遗余力地为学生提供上好(hao)的(de)科研环境和条件,作为一个本科班级,其学生一毕业便就业的(de)寥寥无几。

据清华大学官网,截至2017年7月,钱班毕业100多位同学,几乎全部继续攻读研究生,去向基本为钱班的(de)隶属学院航院、清华外院系,以及海外名校。海外院校主要为麻省理工学院、哈佛大学、加州理工学院、斯坦福大学等高等学府。

因材施教难 改革仍向前

顶级的(de)学生配备顶级的(de)教师,钱班自诞生起便具“豪华阵容”。但作为我(wo)国高等教育事业中的(de)一亩“试验田”,钱班也只能“摸着石头过河”。

“钱班招收的(de)学生之间存在差别,教师在教学指导过程中可以更加注意因材施教,不能只按照最顶尖部分学生的(de)水平教学。”这是(shi)倪彦硕从一个学生的(de)角度谈及钱班改进点时最大的(de)感触。

“我(wo)希望钱班更倾向于学生综合能力的(de)培养,而非单纯的(de)科研能力训练。”在张季看来,本科生还未对(dui)自己的(de)能力和目标形成较为明确的(de)定位,对(dui)今后的(de)人(ren)生道路尚处于探索阶段,因此希望有更多的(de)多元化引导模式。

“大一学年,在一次80小时完成复杂项目的(de)极限学习活动中,我(wo)接触到了很多工程应用方面的(de)知识和案例,从此逐渐喜欢上了工程学。”李仲(化名)在接受科技(keji)日报记者采访时坦言,自此之后钱班的(de)数理基础教学和“进实验室”的(de)引导让他(ta)感觉“不太适应”,他(ta)更想接触一些与生产、实际应用相关的(de)领域。大一结束之际,他(ta)自愿离开了钱班。“但正是(shi)钱班的(de)培养模式给了我(wo)爱上工科和改变的(de)机会。”

不过,在这场摸着石头过河的(de)人(ren)才培养试验中,钱班一直在变。“钱班背后是(shi)无数教育者的(de)心血,学生培养方案几经大幅度改变也证实了校方正不断改进。如今钱班的(de)导师不再局限于清华本校,而是(shi)凝聚了越来越多的(de)自全球范围不同学科以及企业(qiye)和管理界的(de)志同道合的(de)优秀导师。”李仲说。

那么,钱学森先生既是(shi)空气动力学领域的(de)顶尖科学家,又是(shi)引领我(wo)国航天事业发展的(de)伟大工程师,而以钱老命名、致力于寻找钱学森之问答案的(de)清华钱班能否培养出第二个钱学森?这需要时间(shijian)来验证。

2019年度“扫黄打非”用数字说话 收缴非法出版物1710万件

您可能还会对(dui)下面的(de)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5808人(ren)留言! 共有:5808人(ren)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